帛婷网 > 小说  >  正文

范元旦荣宛凝神级鉴宝赘婿小说精彩试读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21:16:13 来源:帛婷网
神级鉴宝赘婿第44章半路截胡

“你等等!”

老文头略一沉吟:“你是一个好孩子,如果……我有别的东西,你还有钱吗?”

“钱有的,但是我得给您解释清楚,我不可能按照市场价收购,我只能按照收购价,所以会比市场价格低很多,如果您想自己卖,也可以自己联系买主的。”范元旦委婉的解释道。

“我哪里认识人,我还是相信你的!”

老文头笑了,刚要准备说话,门外顿时乱糟糟的声音涌动。

不一会儿,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:“不要卖给他,他是骗子!”

一个长发瘦高个年轻人闯入房间,指着范元旦阴阳怪气:“他就是一个大骗子,不要卖给他。”

“骗子?”

老文头一愣皱眉:“马三儿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“你别生气,马三儿,就是刚刚出去老马头的儿子,整天不学好,带着十几个人瞎混。”

范元旦皱起眉头打量眼前这个瘦子,二十多岁的样子,三角眼,眉毛又短又粗,眉梢下垂,就像个“八”字,黑苍苍的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,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。

“您被他骗了,他有目的的,你知道吗,刚刚我老爹回去一说,马上有人说最少值十五万,人家愿意出十五万呢,他才给你多少,十一万,四万块够多买一套房了。”

马三儿阴阳怪气带着一丝鄙夷:“欺负我们山里人不懂吗?”

“任何东西都有他本身的价值,我们也要赚钱不是吗?”

范元旦微微摇头解释道,老文头狐疑的看着范元旦:“他说的是真的?”

“这根手杖确实值十五万,但是我们要盈利的,我给您解释一下行规。”范元旦开始给他解释古玩店的行规。

“你也别胡说八道,我也听不懂,反正古董很值钱就对了。”

马三儿冷笑一声:“你们这些贪婪地狗东西,恨不能压榨我们到底,我可不傻。”

“马三儿,你别胡说八道,这小兄弟可是好人。”

老文头顿时脸色阴沉:“满嘴喷粪,我就相信小兄弟人品。”

“你傻呗,人家把你卖了还跟着数钱的笨蛋,我也找了人,让人家看看吧!”马三儿带着鄙夷看着范元旦:“看看他有没有说谎,进来吧!”

当一个人进来的时候,范元旦微微皱眉:“柳老板?”

“得罪得罪!”

来人竟然是尚古阁的柳秀才,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:“哎呀,这不是临海青年专家吗,怎么也来这儿啦?”

“好巧!柳老板也来了?”范元旦心中一沉,看来闻风而动的人很多啊。

“老哥哥,还认识我吗?”

柳秀才满脸堆笑的拱手:“原谅兄弟眼拙,前几天没认出您这一尊真神,招呼不周抱歉了。”

“哼!”老文头看到是柳秀才,脸色冷了下来:“你来做什么,这里不欢迎你!”

“啧啧,这是镶盘龙玉杖吧,真漂亮,好东西。”

柳秀才眼睛一亮,啧啧称奇:“哎呀,这是老哥祖上的东西吧,要是让给我,我给你十五万!”

“十七万!”

突然一个声音传过,张不凡从门外走过淡淡道:“我出十七万……”

博趣阁也参与进来了,看来真是一场混战。

还有几个看上去也是古玩贩子的人走进门,但是碍于面子没有出价。

“十八万!”

柳秀才看了一眼张不凡道:“博趣阁不是有渠道吗,还用专门来弄这个?”

“十九万!”

张不凡冷冷看着柳秀才:“您不是也有吗,光俏货出的那么多,每个月也赚几十万了,还在乎这些?”

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,看到范元旦默不作声,低声指责:“看来他就是那个骗子,哼,给的价格那么低,话说这老文头可是赚大了。”

“就是,年纪轻轻心眼不好。”

“你怎么不说话呢?”柳秀才带着嘲讽:“堂堂大专家怎么不说话了,花不起钱吗?”

“你们的价格再高也没用,这根拐杖我已经卖给他了。”

老文头带着厌恶摆摆手:“我老了,活不久了,我不在乎多少钱,我在乎的是人,这个小兄弟人好,照顾我,我愿意卖给他。”

张不凡偷偷给柳秀才使了个眼色,柳秀才点点头。

范元旦瞬间明白了现在的处境,他们都是一伙的,肯定是得到了风声来拦一道的。

不好搞了,现在是白热化的血腥厮杀,拼财力了。

旁边马三儿的态度也很暧昧,明显的偏向对方,看来也是提前被张不凡买通的。

他们玩的是追天价(抬价立威),他们企图利用这根拐杖立威,证明自己才是愿意出价最高者,目的是引诱村民拿出别的东西,低价收购,从而把对手挤走。

当然,范元旦也可以提价,但是他心知肚明,跟财大气粗的博趣阁与尚古阁比起来,自己财力有限,而且有他们捣乱不好收货。

收货也是机缘,范元旦倒是很淡然,如果当地百姓能靠自己家的东西改变命运也是好事。

“没关系,如果想卖给他们,我可以转让的。”范元旦微微一笑。

“算你识相!”

马三儿带着一丝鄙夷:“想在龙王沟骗人,你还嫩了点。”

“刚刚我给文大爷付了十一万,谁愿意要,只需要把十一万还给我就可以了!”范元旦淡淡道:“我马上就走!”

“二十万!”张不凡咬牙吐出这个数字,柳秀才做了一个让的手势,不争了。

范元旦耸耸肩一笑:“文大爷,毕竟您跟钱没有仇,我觉得可以转让,让您赚这个钱。”

张不凡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讽刺道:“一个落魄的上门女婿,你有什么本事,还想在我的手里捡漏?”

“就是,本来一个废物,走了狗屎运傍上荣老祖罢了。”

其余几个贩子冷言冷语不断嘲讽。

柳秀才并没有说话,用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范元旦淡淡一笑:“我退出!”

文大爷看着几个人的丑态,暗自摇头道:“大家相信我,只有小兄弟是最公道的,他们都是骗子。”

“你赚了钱难道不想让别人赚钱?”

马三儿冷嘲讽一声:“老文头,你傻,咱们大家可是不傻,古董很值钱的,一个就几十万,为什么不能让大家赚钱。”

张不凡用胜利者的姿态给范元旦转了钱之后,补齐差价给老文头,拿起镶盘龙玉杖转身举起:“我们博趣阁就是不差钱,只要有好货,价格绝对公道。”

“对,古董非常值钱,他们也有钱,正好了。”范元旦看了一眼马三儿微笑:“既然有火眼金睛的您在这里,估计也不会让乡亲们吃亏吧?”

“那必须,有我在,吃不了亏!”马三儿冷笑:“我是谁,我是你马三爷!”

范元旦对老文头点点头:“那您休息,我先走了!”

“等等!”

老文头一把拉住范元旦的胳膊:“你是一个好孩子,不要急着走,陪我说说话吧!”

“脑子坏掉了吧,还相信一个大骗子!”

马三儿鄙夷冷笑一摆手:“乡亲们,家里有东西的拿出来吧,有张老板这几个老板在,今天咱们要改变命运了。”

“我家里有咸菜罐,去看看吧。”

“对,我家里压箱底的还有一幅年画挺久了……”

看到老文头分分钟赚了二十万,所有乡亲登时红了眼,纷纷开始拉着鉴宝专家去家里看,张不凡带着得意调侃:“怎么样,范专家,一起去掌掌眼?”

“他就是荣老祖的狗腿子,没有荣老祖的面子 他算个屁!”

柳秀才带着一丝愤怒讽刺:“等事后我才想到,为什么你选那副画,原来是荣老祖早就知道那是真的,让你挑这个时间扬眉吐气,顺便替荣珍阁翻身,真是一番好心思啊。”

“对啊,卑鄙无耻的荣珍阁。”

张不凡冷笑几声:“不仅作弊,还利用自己的威望帮你拉来了两个专家撑腰,真够无耻的。”

范元旦表情淡然:“真没有你们那么脏!”


宁波单身公寓出租 https://nb.c21.com.cn/zufang/c1085233/pg1
帛婷网